您的位置 : 冷趣小說網 > 女生 > 短篇言情 > 囍冤家

更新時間:2023-03-27 13:28:30

囍冤家

囍冤家 佚名 著

于翔潛溫喜蘭

父親那句“一個人當著你的面或許可以輕松偽裝本心,可在畫里他偽裝不了。人的心若是不純凈,他的畫肯定也是臟的,而于翔潛的本心絕對干凈”,跟電量不足的老收音機一樣一直響在她耳旁。溫喜蘭無助的嘆了口氣,確信自己沒辦法讓父親改變主意。想到這里,她不爭氣的回頭看了一眼。...

精彩章節試讀:

熱度一直不減的都市言情小說《囍冤家》,書中代表人物有于翔潛溫喜蘭,講述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。是知名大大“佚名”的熱銷作品之一,純凈無廣告版閱讀體驗極佳,主要講述的是:“您也知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”溫喜蘭不慌不忙的也跟著走了出來,規規矩矩的跟在于千山的身后,沖著臉白的男人溫聲道……

《囍冤家》 囍冤家第55章 免費試讀

溫喜蘭雙臂抱在胸前冷眼看著,于翔潛捂住嘴兩眼含淚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,似乎還想對她說教,可已經完全沒了剛才居高臨下的氣勢。

“這個婚,我不結了!”最后,于翔潛含混不清的扔下一句話,捂著嘴就往外面走。

“不結就不結,正好!”溫喜蘭撿起自己的包轉身朝相反的方向走。

可剛走出去二十多米,溫喜蘭又停住了。今天要是不跟于翔潛領結婚證,回家怎么跟父親交代?

就算把于翔潛剛才的話背一遍給父親聽,他能相信嗎?他至始至終都沉浸在“畫如其人,人如其畫”論斷里。

父親那句“一個人當著你的面或許可以輕松偽裝本心,可在畫里他偽裝不了。人的心若是不純凈,他的畫肯定也是臟的,而于翔潛的本心絕對干凈”,跟電量不足的老收音機一樣一直響在她耳旁。

溫喜蘭無助的嘆了口氣,確信自己沒辦法讓父親改變主意。

想到這里,她不爭氣的回頭看了一眼。

巧的是,于翔潛也停住腳步在回頭看她,那雙眼,憤怒中夾雜著仇恨,還有和她一樣的無助。

嗯…他確實不是個善于偽裝本心的人。

于翔潛此刻的心情也糟糕透了,他完全不想跟這個溫喜蘭結婚,方才說出那樣難聽的話,目的就是想氣走溫喜蘭。

可是,可是如果不娶溫喜蘭的話,他的香雪怎么辦?還有翠影、秋月、夕顏…通通會被趕出家去流落街頭…

兩個人就這樣各自用充滿恨意的眼睛對視了兩分鐘,而后同時轉身往民政局里走去。

“開——席——嘍!”

隨著透亮的一嗓子,十幾個系著紅圍裙的男人,手里托著裝滿硬菜的大盤子,一臉喜氣走進了寬敞的老四合院。

頭雞、二魚、三丸子,圖個吉利、富足、圓滿的好寓意。

今兒是陽歷6月10號,農歷5月初7。老黃歷說,宜嫁娶。

溫喜蘭穿了一身大紅旗袍,頭發盤了起來,簪了紅玫瑰滿天星花束,上了妝的臉少了幾分少女靈動,多出些成熟穩重。

于家是做文房四寶生意的,做事風格比較傳統,堅持認為結婚這樣大喜的日子就該穿喜慶的紅色,旗袍最合適。于家二老看不慣西洋風格的白色婚紗,溫賢也是。

“嗨,我說于叔,今兒是你家于翔潛娶媳婦,咋就看見新娘子,沒看見新郎官呢?”一個吃的滿嘴是油的中年男人沖著正堂位置直嚷嚷。

“說的是呢!”一個中年婦女也跟著附和:“新娘子長得周正討喜,面相一看就是旺夫的!新郎官本來就長得俊,縣里再也挑不出第二個,大喜的日子金童玉女才子佳人,咋少了半邊兒?”

本來鬧哄哄的院子,被兩人一問,瞬間安靜下來。

原本所有人都只顧著大快朵頤,畢竟大家的生活水平都不高,平常就算過年也吃不上這么豐盛的酒席,誰也沒在意新娘旁邊沒新郎。

再說了,誰家結婚是一個人?一個人能叫結婚?

此時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坐在正堂的當家人于千山,轉而又瞥向新娘溫喜蘭。

于千山的臉色不好看,家里的獨苗結婚,這是“祥寶齋”的喜事,更是于家的大喜事,可于翔潛這小兔崽子偏偏不給他省心。于千山拉著臉,輕咳一聲剛要開口,就聽院子里又有人起哄。

“別不是昨個晚上提前入了洞房,今天下不來床了吧?!”

他這句話一落下,于千山騰的就站起來了。

于家在陵瀾是正兒八經的書香門第,祖上還出過舉人,這附近十幾個縣市的宣紙、硯臺、墨汁墨塊幾乎全是祥寶齋在供應。

陵瀾附近有句老話:再窮的人家家里也能翻出一筐祥寶齋的文房四寶。

有人在于家的喜宴上說這樣的渾話,那不是往于千山臉上潑洗腳水嗎?

眼看老爺子一臉鐵青的從正堂走出來,滿院賓客都緊張了,手里的筷子,舉起的酒杯又悄悄放了回去,方才說渾話的人臉都嚇白了。

“您也知道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”溫喜蘭不慌不忙的也跟著走了出來,規規矩矩的跟在于千山的身后,沖著臉白的男人溫聲道:“既然是大喜的日子,多喝兩杯少說兩句,您要是不滿意,一會兒我替于翔潛多敬您兩杯酒就是了?!?/p>

來吃席的人里不乏眼皮子活的,眼看新娘子親自鋪臺階,哪能不接著?今天滿院子的賓客,不給誰面子也得給新人面子。

而且這面子,于千山也得給。

“對對對!新娘子說的對!咱們一年到頭累死累活,還沒吃過這么豐盛的酒席,于家辦喜事,咱們都跟著沾光了,來來來,都端起酒,咱們一起敬于叔一杯!祝新人白頭到老,祝于家生意興??!”

于千山明顯被突然轉變的情況弄得有點懵,憋了一肚子的火是不能發了,滿院子的人敬酒,唯獨他兩手空空。

“爸,您的酒?!睖叵蔡m把滿杯的酒遞進他手里。

連干三杯以后,院子里又熱鬧起來,于千山也和顏悅色的回到座位上。

溫喜蘭則在媒人大姐的陪同下去給賓客們敬酒。

幾桌走下來,長輩們對她贊不絕口,同輩的女人們也愿意拉著她多說幾句,儼然已經把她當成了常走動的親戚。

當走到靠中間一桌的時候,一位高個子男人突然拽住她的胳膊。

“我說弟妹,你剛才可是說了,要替于翔潛多敬我兩杯酒,輪到我們這桌了,你可別怯場!”

溫喜蘭仔細一看,正是剛才說渾話的男人,沒想到方才被老爺子嚇得不敢吭聲,這會兒見她身后沒了撐腰的,又要蹬鼻子上臉了,完全不記得剛才是誰幫著解圍。

“我說李三兩,你怎么就是不長記性呢!”

不等溫喜蘭說話,媒人大姐先一把拍開他的爪子,警告道:“你要是再找茬,小心那邊于叔把你打出去!”

“大喜的日子哪有打人的?喜酒嘛當然得多喝幾杯!”李三兩梗著脖子反駁,轉而又換了個笑臉看向溫喜蘭:“你說是吧,弟妹?”

眼見他又要沒個分寸,一旁的中年婦女用力拉他一把:“行了孩他爸,你今天又喝多了,可別丟人現眼!”說罷婦女一把他推到后面,拉著溫喜蘭的手滿臉歉意的道:“弟妹,別跟他一般見識,他這個人一沾酒就愛胡說!”

“誰胡說?說誰呢?你看哪家婦女這么褒貶自家老爺們兒的?”李三兩瞪起眼將婦女一把推了個趔趄,驚得一圈兒人一陣唏噓。

媒人大姐連忙把溫喜蘭護在身后,擼起袖子要跟他撕扯。

小說《囍冤家》 囍冤家第55章 試讀結束。

網友陌若浮生點評:個人認為寫的很不錯了,創新的寫法,不同以往都市言情文寫法,言語更加“現代化”一些,比較詼諧,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。

網友多情癖點評:《囍冤家》此書故事情節引人入圣節構緊湊,我多年不怎么看小說了,偶然的機會看到這車書,立即吸引了我,以至廢寢忘食讀到現在,很好的一夲書,希望早點更新,為作者點贊加油

相關內容推薦: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狠狠色噜噜狠狠狠奇,亚洲AV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站,一级做a爱全程免费视频